0769-81165230
人与历史

[公司新闻]   来源:未知   发布时间:2014-03-29   浏览次数:

  

          天时决定地利,地利决定人和,人必顺天时地利谋求最大福址。
 
         谋求成功者必须在正确的时间,正确的地点,组织最优化的人才去做事。这分两个层次,一是小事,一是大事。小事者例如去超市买菜,天时是指在上午八点至晚上九点这个时段,超市的营业时间,其它时候去当然也行,比如你说要购买一千万的货品,超市可能会凌晨三点为你个人开门,但这正反映逆时而行的代价。
 
         地利就是你得选择一个距离近,价格便宜,服务好的超市。人和,则是指你决定自己去或叫人代劳。在小事上,我们未必时刻能够记得天时地利人和,毕竟小事一宗,全部违反了损失也不大。但如果一个人想成就大事,就必须时刻记得用这三个要素去评估每一个决定了。
 
        天时,也就是做一件事的最佳时机,应该用历史眼光去评估。比如生逢乱世,可扯大旗当英雄,每朝开国大帝,都是时代需要英雄时适时起事,成就霸业,反过来说历史上错判时机而赔上身家性命的也不少。又例如改革之初,买一部凤凰自行车会带来荣耀,但今天你买一架宾利也未必带来同样效果。
 
         那么怎么样评估准确的天时呢?可以在历史中找答案。天时就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每一个节点,反观历史,我们发觉每一个历史节点上都对应着当时发展阶段的人和事,假设能够将全部历史制作成电影,那么每一格胶片上的人与事环环相扣,互为因果。则历史的意义就是予人智慧,使你从过去的规律中找到下一格胶片即将发生的历史片段。 如果天时搞错了,那么地利,人和的意义就大打折扣。如前面购物的例子,地点是对的,购物的实施者也是个完美的人,但只要时间错了就会很麻烦。
 
          如果一个人能够顺应时代,找准历史切入点,那么地利就作为下一个主要问题。比如现在做房地产很好,这是找对了历史时机,但是如果你选择在北极做地产,那就要付出更大的成本。不过,地利是与天时一起构筑历史的二个大项,它们的关系也是互为因果,比如解放前,东北工业发展好,是个好地方,但改革开放后,深圳才有更多的机会,那么就要求我们研究过去的历史片段,推测下一个时间里最好的地理位置在那里,这将带来巨大收益,如果谁三十年前在深圳买了一千亩地,就很了不得。
 
          最后才是人和,我认为人和不仅仅表示和人,而是指历史事件中关于人的所有因素。凡事只有时间,地点对了,人才有意义,才能发挥积极影响。比尔盖茨回唐朝,肯定干不出微软,王石选择到西伯利亚也弄不出万科。所以做任何一件事得先找好时间,再找到最佳地点,然后才组织最佳人才实施。我举的都是极端例子,大家很好明白,但现实中很多人都把这几个要素弄反了,或根本没有考虑这些要素。
 
        因为,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这些要素变化是很慢的,慢到你感觉不到,于是导致很多人失败。比如现在还在生产煤油灯的企业,那怕有最好的地点,一流的人才,也难以为继。又比如有人在很差的地方开了个超市,那么人才再好也难有好业绩。只有天时地利符合了,一件事才值得组织人才去实施,而且天时地利会反过来促进人和。例如一个老板在合适的时间在最好的位置上开了个超市,会很赚钱,他才能用赚到的钱去请更优秀的人,形成良性循环。当历史发展导致天时地利改变时,人只能顺势而变。
 
        最后,没有人能改变历史,他只是做了顺应历史的那个人,因为历史没有假设,历史是一个必然,是前面的所有因果相交反应后得到的一个自然结果,人对历史或对或错的评价只是因为人无法全部了解历史,先入为主以自身反观历史的一个误读。一个水分子如果有思维,会以为它创造了树叶,其实只是大树在那个历史节点上需要一个水分子,而水分子刚好被历史推到树根吸收,从而变成了叶子的一部分,这是历史的必然,水分子以为时间重来自己可以改变历史,实际上那一刻,这个水分子必然变成树叶的一部分。人本身也是历史的一部分,人对历史的解读常常适用并取决于当下,事实上历史是一个自然存在。人只能以为自己自由的创造历史,并活在一种自以为自由的必然之中。